您当前的位置 :沈阳健康网 > 两性 > 两性蜜语 > 头条 正文
心理专家解析《我的前半生》中三种女性的三种人生
婚姻严防死守不如经营自己
http://www.syd.com.cn   来源: 辽沈晚报  2017-07-13 13:20
分享到:
更多
  剧中子君,唐晶还有凌玲代表三种不同的女性。

  现实主义题材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开播后引发了不少女性观众的共鸣,因为多数人可以在剧中找到自己的影子。剧中子君,唐晶还有凌玲代表三种不同的女性:靠老公生活的全职太太;事业为重的女强人;用尽心机找一个男人企图给自己和孩子更好生活的凌玲。这个时代给了女性和男性同样多的机会,但除了事业还有家庭,女性需要兼顾的事情相对更多。

  那么,女性应该如何找到自我?不被婚姻所累,不成为职场的俘虏,以一种坦然的姿态拥抱整个世界?心理教育专家闫琇俪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深度分析了剧中典型的三位女性的性格养成和婚恋观:罗子君是因为父母离异才痛失婚姻,适合唐晶的人不是贺涵而是老卓……

  罗子君受原生家庭影响

  从一个衣食无忧的阔太太到一无所有被离婚的单亲妈妈,罗子君天崩地裂的角色转换可以说是足以让全世界女性同情的。注意保养,虽然不太年轻,但漂亮依旧,品位也还是有的,对丈夫也是关爱有加,她究竟做错了什么?而对手竟然是一个貌不出众还带孩子的中年妇女,正是这样一个女人,让她遭遇了被离婚。

  女性们开始疑惑,质疑婚姻。罗子君为什么被离婚?因为她的着力点不对,在接下来的剧集中,贺涵一语道破,她输给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女性的终极原因。

  心理专家闫琇俪说,剧中的子君一方面养尊处优,自我感觉良好,另一方面她极度没有安全感,总是担心丈夫出轨,故事开篇就描述在商场,子君看到俊生和一个年轻貌美的女性在选项链,回去不依不饶地追问;还有一次,竟然闹到公司,最后因为自己理亏灰溜溜地收场。

  子君的婚姻模式其实可以理解为是受到了她的原生家庭的影响,她来自单亲家庭,所以一个稳定的家庭对她来说很重要。婚姻方面她希望弥补这种缺失,所以希望对方能在扮演丈夫的同时也扮演父亲的角色。”

  闫琇俪说,婚恋中的两性关系是对早年对父母关系的弥补和修复,童年时期如果被爱不足很可能会通过婚恋来弥补。

  子君早年父母离异对她来说是个大的创伤,她这种儿童化的表现,追求物质享受的同时内心又惴惴不安,时刻抓紧丈夫便足以体现。

  建议女性在婚姻中要独立自我,需要自己有一定的事业,才能够更充分地体会到职场上的不容易,“其实对丈夫的关心不是买件衣服买个沙发这么简单,而是在对方真正需要的时候给他正确的关心,剧中凌玲就是恰好利用到了这一点。”

  唐晶其实是个自卑的人

  唐晶是一个把事业看得很重的女性,此外,她还是个典型的中国好闺蜜,如果现实中能有这样的好姐妹堪称上辈子拯救了地球。

  闫琇俪说,当人生遇到困境的时候,朋友和家人的帮助对一个人走出困境很重要,心理学称为社会支持系统。事实证明,唐晶给罗子君的支持和帮助就证实了这一点。

  但闫琇俪也表示,唐晶看起来特别坚强独立,有主见,做事情果断,看问题也很尖锐,但她其实是一个感情特别脆弱的人,比如面对贺涵的追求举棋不定。面对爱情,唐晶非常没有安全感,所以对此闫琇俪认为,她很可能是一个挺自卑的人。

  “因为没有安全感,所以把这个部分转化成事业,让自己看起来特别有力量,事业有成,人生价值目标清晰,但内在是个小孩,极其没有安全感,一点风吹草动就能让她失去信赖感,比如贺涵跟薇薇安的关系一直让她耿耿于怀。唐晶这样的女性很可能在婴儿时期没有得到妈妈足够的照顾,导致婚恋中一直在找一个好妈妈,同时,这样的女性很容易被特别成功的男性吸引,比如贺涵。但是实际上最适合她的并不是贺涵这种类型的男人,而是那种特别温暖的男人,比如老卓,其实老卓更适合唐晶。”

  闫琇俪说,生活中越是坚强独立的女性,内心深处更渴望被关爱,同时也建议这样的女性能够做到关爱自己,常常和自己的内心对话,这样才能越来越了解自己性格的优缺点,可以做到关爱自己,才能更好地帮助自己的成长。

  凌玲优势在于懂得示弱

  吴越饰演的凌玲从角色的塑造方面来讲其实是非常成功的,马伊琍在接受采访时曾经大赞吴越的演技,“凌玲这个人如果换别人来演绝对不会有吴越成功”,一个带孩子的中年妇女,没相貌也没品位,多数人跟罗子君的想法一样,这种女性怎么可能成为自己婚姻的威胁?可事实上就是这样一个女性让子君的老公俊生爱得无药可救,甚至抛弃妻子都愿意跟她在一起。用网友的话说,这才是高段位。

  吴越饰演的凌玲是个内心非常复杂的人物,性格温柔,穿着也特别朴素,没什么亮点,每次她跟俊生对话的时候,你甚至猜不透她的内心,随着剧集的发展,很多人都始终看不懂凌玲究竟是真爱俊生,还是为了自己和孩子在谋求更好的生活。

  “凌玲非常清楚自己要什么,而且也是个很勤奋的人,包括她对孩子的要求也是,笨鸟先飞。

  她目标感很强,而且最重要的是懂得示弱,以退为进,善于攻心术,心机也特别重,最后让子君暴跳如雷,她的态度始终是很淡定,而且一步步的很有计划。”

  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讲,子君的婚姻失败可谓是“大意失荆州”,把生活重点放在了防小三上面,而不是如何经营自己。对此,闫琇俪表示,建议现代女性面对婚姻最应该着力的地方其实是如何经营好自己,做独立、自信、有社会价值的女性,对丈夫不是严防死守,而是应该不断给自己充电。(记者顾珍妮)

编辑: pd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