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沈阳健康网 > 论坛精华 正文
现代人都低估了史前人类的生活水平甚至是精神生活8000
8000年前的牙医已会给牙齿打洞
http://www.syd.com.cn   来源: 辽沈晚报  2017-09-11 15:00
分享到:
更多
  石犁复原图。

  石犁复原图

  你知道五六千年前的人是如何生活的吗?是否觉得他们是身上挂着树叶或者兽皮就去跟老虎肉搏?是否认为他们食不果腹活着就是为了等死?“现代人都低估了史前人类的生活水平甚至是精神生活。”红山文化研究专家、赤峰市博物馆馆长刘冰这样说。

  文明是人创造的,一个人的生活史未必能改变历史走向,但也是一个文明进步的基石。今天我们通过研究者们的介绍和出土文物的旁证,虚拟一个红山人,讲述他的生活,这样也许能让读者更直观地了解当时的社会发展程度,也可以从中感受到历史的脉络、文明的走向。

  我们根据专家介绍和出土文物为证、虚拟的这个人叫“红山”,男性,户籍地:红山文化魏家窝铺村。

  红山的身高1.65米左右,这在部落里算是中等个头,那时候人的身高在1.6米到1.7米之间。开荒、养殖、狩猎是红山的日常生活。

  水牛和弓箭

  红山生活的时期,西辽河流域的气候很温暖,降水也丰沛,有研究者计算过,那时候的年平均气温比现在要高3到4摄氏度,这里不仅生长着茂盛的竹林还有着现在北方已经看不到的水牛。物种的多样化也代表了食物相对充足。

  这不仅是一个自然条件优越的时期,更是一个和平发展的年代,可能长达15000年的和平时期催生了灿烂的文明。之所以说是处于自然和平年代,是因为考古发掘中没有发现大规模战争的迹象,也没有发现因战争而祭祖的行为。在陪葬品中也罕有象征着武力的物品出现。

  争夺生存权的战斗通常在人和野兽间进行。红山的一种武器是弓箭。红山用的箭头都是石头磨制的,现在称为石镞。考古上称为细石器,用打击法打出的石器,长度一般在2-3厘米。红山文化典型的细石器是以间接打制法产生的细长石叶(或称石叶)以及经过使用或第二步加工而形成的工具,如刮削器、尖状器、石镞等。渔猎所用的鱼镖,多带倒刺,刃部镶有细石器,坚实锋利。

  说到弓箭,那可是黄帝征服对手的大杀器。《中国通史参考资料》记载:“黄帝之时,以玉为兵,弦木为弧,剡木为矢,弧矢之利,以威天下”。在中原各地的史前遗址中,只有长城外的红山文化区域多有出土各种箭头。

  黄帝是五帝之首,被称为中华民族始祖、人文初祖。陕西有传说中的黄帝衣冠冢;河南也有个传说中的黄帝陵。可是说到器用之物,玉的兵器、威天下的弓箭还是关外出土的多。一座万里长城掩盖了多少史实实在是不好说。也许,红山就是黄帝的某个远祖?这也只是猜测。

  小米和石刀

  红山和他的族人们现在算是定居,是他的上几辈人从别处迁徙来的。一般是在哪儿定居个两三百年,当地食物不足了就会迁徙到另外的地方。单纯从气候上说,如果年平均温度下降一度,他们就要南迁一个纬度也就是200公里。

  抱团取暖的时代,人口壮大是部落存续的保证,可是人口多了,单靠狩猎已经满足不了对食物的需要,人们开始种地、搞养殖。

  红山吃的主食是小米和大黄米,通过对骨骼的分析,肉类食物的比重也很大。这说明红山文化狩猎或畜牧业占有较大的比重,还没有发展到精耕细作农业占绝对优势的阶段。当时还饲养了猪、狗、羊。

  小米的主要优点是耐旱,但是产量低,特别适合红山文化区域干旱或半干旱地区的环境。他们不种植水稻和小麦。

  刀耕火种,刀其实表达的是当时工具的一个形状,各类工具中很多和刀的形状都相近。红山当年是这样种地的:

  他先用石斧平整土地,然后用石耜开垦,这个石耜是红山文化的特色农耕工具,就是后世的犁。从出土实物看,用石头制作出了犁形和锄形的石片后,就在其上安一个木柄,在石片和木柄相接的地方,则有一个横木,以供操作时踩踏。这种体型巨大的石耜不可能一个人操作,它需要两三个人一起协作。中间的人负责把握着木柄,两边的人则在横木处拴上两根绳子,当石片铲进土里需要拉出来时,旁边的两个人就配合中间的人把石耜拉起来。铲和锄是另外两种整地工具。

  小米成熟了,红山用石刀和石镰收获,桂叶形双孔石刀是红山文化石器中最富特征的耕作工具之一。

  小米是有壳的,红山就用磨盘来脱壳,就是把小米放在石磨上,然后用石磙来回碾压。还有一种加工工具是杵和臼。

  皮鞋和牙医

  红山的衣着有上衣和裤子,还有帽子和皮鞋。红山文化区域纺轮的出现,表明红山文化先民们的衣着发生了重大变化,即以纺织物取代兽皮树皮用来保暖遮羞,这是社会进步的结果,也是文明曙光出现的标志之一。

  虽然出土过玉蚕,但红山文化区域纺织业的原料很可能不是蚕丝,而是某种或某几种如大麻类的植物纤维,当然也不排除动物的毛、绒。

  红山的皮鞋是趁热将动物的皮剥下来然后套到鞋楦上制成的,为了防止鞋子掉下来,还有鞋带。鞋楦的出土说明当时皮鞋已经可以量产了。

  牛河梁出土了穿短靴的陶塑人像(人像高12厘米),其短靴有一定厚度,前有花纹,相当精美。红山文化东山嘴遗址出土了人像腰部带饰,前边有结,说明那时人们已经与现代人一样会用腰带了。

  当人们可以吃饱穿暖后,就有了更高层次的追求,首先开始打扮自己。作为部落的普通人,红山的饰物是鱼骨和贝壳制作的。而身份高一些的人会用玉的饰物来打扮自己。玉玦、玉坠、项链、玉璜和玉镯都出土过。

  套在腕间、指上或臂上的玉臂饰是红山文化玉器中最少的器型之一,又是红山文化玉器中纹饰最有特色的器型之一。玉臂饰的前身就是护腕,本来是用来与野兽作战的。

  服饰是一种无声的语言,陈述着相应时代的文明程度,服饰又是一种有形的写照,在直观上反映出人们生产物质生活本身的能力。

  红山生活的时期已经有了社会分工,有专门的人来制作陶器和玉器,发展中具备了专业化、系统化、规范化。就像中华第一玉龙刚面世时专家都认为制作水准之高不可想象一样,红山文化的玉器之精美让人叹为观止。在当时工具十分简陋的情况下,如何做到如此精妙的呢?赤峰学院的试验证明:当时的工艺是用砂绳切割玉石。

  做实验时,一个人拉动麻绳,两个人往绳上加水砂,一个小时之后就在玉石上磨出了20毫米深的细沟。用麻绳、水砂加工玉石,切口会出现波浪纹,而现代人用电锯加工玉石是不会出现波浪形纹理的。这也是鉴别古玉器与现代人做假玉器的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打孔的技术不仅能制作玉器,还能治病。赤峰出土的一个8000年前的人类头骨上,他的两个牙上都有一个洞,而且有明显的打磨痕迹。一位牙科医生看了第一眼就说,这个应该是经人治过的。牙里面的神经疼得厉害时,杀死神经,把神经掏出来,就不疼了,跟现在医院治牙的理念一模一样。八千年前的牙医就这样产生了。

  房子和妻子

  住房是定居的主要标志。房子在现代已经拥有了更多社会意义,但是在红山生活的时期,房子就是个睡觉的地方,他大部分的时间都要工作,空闲的时候就去聚居部落的广场上和族人交流或是祭天。

  红山生活的时代早就已经告别了山洞,他的房子门朝南,只有20平方米,是半地穴式建筑,由木柱支撑着,用绳子捆牢,然后糊泥、苫草,具有冬暖夏凉的特点。房子的高度1米7左右,可以让他在房间里能站直了身子就行。

  房子的中间是灶坑,可以做饭,可以取暖。瓢形灶的火道都延伸至门道附近。这样的结构便于将房外的空气引入灶坑。目前尚未发现排烟设施。从火道和灶坑的位置可以推测,在灶上方还可能存在某种结构,使进入火道和灶坑的空气形成环流,从而达到从房顶排烟的效果。

  在灶坑和房门之间还有个灰坑,就是装垃圾的。灰坑挖的地方可以说很碍眼,但是这样做的目的还是起到防御作用。同样有防御作用的还有门,门很窄,也就三四十厘米宽,胖点的人侧身都进不去。整个村落外面都挖了壕沟,都是为了防御野兽的进攻。

  红山居住的是一个大型村落。村落内的房屋排列有序,体现出较强的社会组织管理。中国北方新石器时代住房多为半地穴式,且有由半地穴式向地面建筑发展的趋势。红山文化的住房也不例外。奇怪的是从8000年前的兴隆洼文化到6000年前的红山文化,住房有由大到小的变化趋势。兴隆洼的住房大都是20-60平方米,而红山文化大都只有10-20平方米。这可能与人口增长,资源逐渐短缺有关。

  红山是否有合法妻子这个还真不好说,不过在辽宁凌源田家沟红山文化墓地群首次发掘出了男女双人并穴合葬墓。这可能表明早在5000年前红山文化就出现较为固定的配偶关系。

  根据对第一地点男女双人并穴合葬墓发掘来看,男性的入葬时间要早于女性,而且在其北侧发现有一个合葬的祭祀台。经考古专家验证,墓葬中的男性和女性都属于正常死亡的成年人,男性的死亡时间要早于女性,而入葬过程中有先后顺序,说明在红山文化晚期的家庭形态上存在着较为固定的配偶关系,这对于合理解释红山文化晚期家庭与家族的兴起与壮大有重要意义。

  一夫一妻制的出现,这是社会私有制的一种体现,也代表了文明程度。农业经济占据主导地位之后,渔猎和采集经济作为补充,家庭成为农业生产的基本单元,而狩猎活动则需要家庭与家庭之间的密切联合。

  骨笛和乐队

  在日复一日的枯燥生存中,也许听听音乐是红山为数不多的娱乐了,虽然这种演奏跟祭祀的关系更大。

  传说中,黄帝发明了鼓这个乐器。从已经发现的文物来看,红山诸文化的赵宝沟文化遗址发现了悬鼓,距今已有七千年。陶鼓是原始社会中、晚期的一种广泛存在和使用的陶乐器,有泥质陶鼓、夹砂陶鼓。早期多半较小,晚期较大。陶鼓表面带有纹饰,极少有彩绘。

  打击乐器的产生不是偶然的,它源于古代先民们的生产活动。当先民们把石质较好的穿孔石刀、石铲一类的工具悬起来敲出悦耳的声音时,专用的乐器石磬和玉磬便由此诞生了。在红山诸文化遗址中,已多次出土石磬。

  当时也产生了吹奏乐器,骨笛早在8000年前就有了,赤峰出土的这支17厘米长骨笛是一段地鵏的腿骨制成的,上面也有5个孔。但是要吹响这个骨头做的东西,手形、指法、口风、嘴形和现代笛子完全不一样。赤峰当地的音乐人杨国庆花了几天时间,试了无数种方法,终于把这个文物弄出音阶来了,最终演奏了完整的乐曲。骨笛的出土将中国的乐器史提前了3000年。

  红山文化陶号在赤峰出土,为夹砂红陶质,磨光,残长22厘米,呈扁圆管状,形状近似牛角,在牛角凸起部位加工有许多齿形纹。从陶号的形态分析,其制作应是首先取陶泥加工成片状,包裹在角状形器物上,再在凸起部位的接缝处加工出齿状纹饰,类似于“包饺子”,而后再作后期处理并烧造。

  红山文化遗址中还发现了篪、埙、响棒、石磬和玉排箫等乐器,这完全可以组成一个乐队了。也许当时已经有了职业的演奏群体,因为需要排练,他们可能已经脱离了生产劳动。辽宁省牛河梁、内蒙古敖汉旗城子山等红山文化时期的大祭坛,以及玉质乐器、玉质礼器、岩画、占卜工具等器物的发现,是否说明5000年前博大精深的红山文化就存在“礼、乐、舞、巫”的盛大场面?

  红山将会在40岁左右的时候去世,这个寿命在当时算是长寿了。但是他的普通身份使得他的尸首不可能被特意运到百公里外的牛河梁埋葬。他会被葬在村子外面的大地里。在他死后一二百年,这个村落又将开始迁徙,他的后人们会一直向南,直到红山人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

  (主任记者李振村 学术支持、图片提供:辽宁省博物馆)

编辑: pd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