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沈阳健康网 > 论坛精华 正文
实施一次换头术可以让一个人重生?
权威专家反驳:不可能,换头不是换灯泡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晚报  2017-11-27 14:36
分享到:
更多

  卡纳维罗在发布会上

  志愿者瓦列里·斯皮里多诺夫

  任晓平在发布会上否认叫“换头术”  

  今年11月17日,据外媒报道,卡纳维罗在奥地利维也纳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宣布:经过18个小时,世界第一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已经在遗体上成功实施。卡纳维罗称,本次手术成功连接了两具遗体的脊椎、神经和血管,研究团队“即将”为颈部以下瘫痪的活人做移植手术。

  这次卡纳维罗所称的“换头术”由来自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任晓平教授团队完成。主刀者任晓平本周对媒体表示,手术是去年11月底进行的。他强调,这次完成的是一例人类头移植外科手术模型,只是一次医学实验,不能说“成功”,应该说是“完成”了实验,希望用实验“完成”来表述,但也是一次重要突破。

  首例换头手术在中国?

  实际上,早在几年前,换头术就已经进入公众的视线——2013年6月,意大利神经外科专家塞尔吉奥·卡纳维罗发表了一篇论文,称他将进行一个“换头术”大项目,首字母缩写连起来叫“HEAVEN”,因此又被称为“天堂”项目。

  2015年,卡纳维罗和他的首位志愿者——俄罗斯男子瓦列里·斯皮里多诺夫,向众人宣布他们将在两年内进行世界上首例换头手术的消息,瞬间轰动全球。

  但是,今年4月卡纳维罗医生在接受媒体专访时称,首例换头手术将在中国进行,并且承认首位接受换头手术者并非是瓦列里·斯皮里多诺夫。斯皮里多诺夫也在早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因为资金问题,无法在俄罗斯完成换头手术,而自己也将接受传统治疗方式。

  脊髓神经问题等难解

  从卡纳维罗宣布将进行换头手术的那一刻起,这个话题便一直饱受着争议,直到今天,众多医学界专业人士依然认为换头术是不可实现的。

  这次实验手术究竟是一次怎样的突破?这次换头术,距离最终实现人类换头重生还有多远?11月23日,曾被《发现》杂志选为2008年科学界十大最有影响力的科学家之一的阿瑟·卡普兰博士接受了采访。卡普兰博士称,“头部移植手术并不像把灯泡换到一个新插座上一样简单。(谁知道)被移植的头部对一个全新的身体和环境将做出什么样的化学及神经反应?”他表示:“这次的手术并不能证明什么,因为仅仅完成了‘连接’,并没有解决脊髓神经的问题。”至于换头术究竟能否实现?卡普兰教授称,他的想法和众多神经学专家及医学界人士一样,换头术并非永远不会实现,但至少现在以及不久的将来,都不可能实现。

  专家阐述了三大“不可能”原因

  作为现任纽约大学医学院医学伦理学主任、著名器官移植专家,卡普兰博士告诉记者,到目前为止,甚至没有在动物身上进行完整实验研究的数据和结论,以支撑头部移植手术可行性的论断。

  原因一:缺乏前期实验成果的支撑

  2016年,卡纳维罗声称已成功对猴子进行了头部移植。但是真的成功了吗?卡普兰博士指出,这项技术缺乏前期实验成果的支撑。虽然手术成功对猴子的头部进行了移植,但它并没有成功恢复意识,最终这只猴子也仅存活了20个小时。并且在这次实验中,并未涉及任何脊髓神经重新连接的尝试,因此即使猴子长期存活,它也会终身瘫痪。

  而本次提到的“第一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是在遗体上完成的。伯内特博士称,这次手术或许很好地展示了如何将大量的神经和血管重新“连接”,但这仅仅是一个机体能够进行正常运行的最低要求,接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原因二:最关键的核心问题一直被忽视

  “换头术”中最关键的技术是脊髓神经融合以及如何克服术后的排异反应。

  记者查阅了关于头部移植手术最新发布的论文发现,文中仅用几句话讨论了脊髓神经融合这一核心技术:“因为20分钟后脊髓中的神经纤维会开始出现沃勒变性及末梢神经死亡,因此,任何时间上的失误都将造成伤害。这种情况可以通过在供体和受体的最终融合处留出几厘米长的脊髓,在正式开始融合前,再调节脊髓神经断端的长度。”

  现在能够明显预判的问题是,被移植的头部将面临着新环境中完全不同的化学反应以及神经细胞输入。卡普兰博士称,即使一个人能经受住免疫排斥存活下来,也会因为大脑无法适应新环境而发疯。他指出,这是头部移植手术最基本的限制因素。

  对于脊髓神经融合的问题,意大利医生伯内特博士表示了担忧:人体并不能像积木一样,从一个模型上取一块安放在另一个模型上就能“修”好。即便是把同一个人的头部与躯干重新连接起来,也会产生很多障碍。事实上,目前医学界都还没有解决如何修复受损神经的问题。

  伯内特博士表示,目前,除了一些关于如何保护细胞组织和确保血液供应的象征性说明外,卡纳维罗还没有给出任何可行的解释或科学依据,表明他能够克服这些障碍和问题。

  而在本周的新闻见面会上,任晓平医生也并未对脊髓修复做出解释和回应。据报道,任晓平医生称已找到了很好的解决方法,已相继在小鼠、狗身上进行了脊髓损伤重生实验,并播放了此前实验的相关视频。他介绍,实验人员从狗的背部开始,进行脊髓全切断,在切断后立刻把它融合,融合的方式是用“特殊的化学药物”——黏合剂聚乙二醇(PEG)。术后两个星期,狗能很踉跄地走路。术后两个月,它开始能跑。但对于聚乙二醇是如何实现脊髓重生,任晓平反复回应,“太专业了。”随后,他解释,聚乙二醇的作用是阻止细胞坏死、凋亡,也就是阻止钙离子从细胞外流入细胞内,这样可以在细胞凋亡前,把它融合,这些核心问题一直被忽视,也难以评估。

  原因三:炒作大于实质性进展

  对于目前的换头术相关讨论和进展,卡普兰博士甚至在此前接受外媒采访时直接表示这就是个“假新闻”。对于自己不看好换头手术的原因,卡普兰博士告诉记者:“如果他(卡纳维罗)知道如何让脊髓再生,那么他应该先去医治数百万脊髓损坏的人,帮助他们重新站起来,而不是一直吹嘘头部移植手术。从实际出发,如果有人成功证明了脊髓修复的可能,那将比头部移植手术更有实用价值。除此外,他应该在真正的学术期刊上刊登成果,而不是开新闻发布会。”

  “他还做了另一件事,那就是提供了虚假的希望。那些瘫痪的人,或是正在与疾病斗争的人会误认为,也许可以进行头部移植。但这对他们来说很残酷,当(换头)技术没有最终实现时,他们会对此失望或感到愤怒,”卡普兰博士补充道。

  对此,伯内特博士也表述了自己的观点,他称自己并不清楚卡纳维罗的信心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至少从专业角度,到目前为止,关于“换头术”还没有发表任何有价值的学术文章。

  他同时提到了自己的疑惑:“为什么在告诉同行人士之前,要告诉报纸呢?如果实验程序是足够严格和可靠的,应该从数据上得到充分完整的反映。当科学家开始自我宣传,却拼命逃避专业审视时,从来都不是一个令人欢欣鼓舞的迹象。”据红星新闻

编辑: pd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