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沈阳健康网  >  两性  >  两性蜜语  >  头条
裸夏杂谈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晚报 2018-08-10 11:01
分享到:
更多
(图片来源网络)

  胡展奋

  网上有一类文章是每年注定一定要红一次的,那就是“N年前,我们是怎样过夏天的”,或者是《20年前没有空调,我们这样过夏天》之类。口气俨然是“过来人”,但说来说去的“强说愁”就是“没空调”,查其年龄无非“90后”“80后”的,最多也就“70后”吧。

  其实说“苦夏”,他们的日子要比我们好多了,这从他们文中晒出的度夏利器就可以掐得出,电风扇、健力宝,驱蚊水,橘子水,塑料鞋、棒冰雪糕,只除了空调——我都觉得奇怪,在我们“60后”“50后”眼里,苦夏若有上述消暑利器,已经堪称“美夏”。尤其“50后”的童年,除了偶有“井水西瓜”,其他都无缘享受,我称之为“裸夏”。

  电扇于我,最早只是看看,有电扇的同学家,一定是有钱人家。我大概在25岁前后才用上电扇,而且还是自己组装的台扇,后来有落地风扇了,150元一台,稀奇得不得了。没有空调之前,电扇不就是空调——空气调节器吗?而我们童年的空调,自然就是纯手工——扇子了。

  至于驱蚊水,若有驱蚊水,乘凉时还会啪嗒啪嗒打蚊声一片吗?棒冰(北方叫冰棍),大多数孩子也不是天天能享用的。

  当然,那时候的福地也是有的,那就是井。无论古井、新井,有井水处就有“空调”,大家争先把西瓜和杏、李、桃一类的小水果浸入井水。有几个胖子整天呆在那里,毛巾不停地往身上揩。

  归结一下的话,裸夏从本质上和山顶洞人、河姆渡人的差别不是太大,但论境界与李渔相比还差一截,你看他:夏不谒客,亦无客至,匪止头巾不设,并衫履而废之。或裸处荷之中,妻孥觅之不得;或偃卧长松之下,猿鹤过而不知——夏天就不去访客了,也不让客人来,可以不戴头巾,不穿衣服,裸卧在荷花丛中,让老婆找不到;或者裸卧在松树下面,动物经过也不知道。

  他这个才叫“裸”得彻底了。

编辑:pd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