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沈阳健康网  >  两性  >  两性健康  >  头条
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里的24小时守候
给他们最安全的陪伴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20-05-22 13:47
分享到:
更多

  目前,沈阳启动了7家市级隔离医学观察点,将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和次密切接触者(即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均纳入标准隔离医学观察管理。5月21日,记者探访了位于和平区中华路的一处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宾馆,驻守在那里的沈阳市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讲述了他们和81名隔离医学观察人员之间的故事——24小时守候,就为给他们最安全的陪伴。

  四个工作组驻守实行24小时工作制

  “目前这家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接收了81名隔离医学观察人员。”当日,记者走进这家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驻守在那里的沈阳市疾控中心地方病防制科副科长刘长晟告诉记者,疾控工作组5月12日下午接到通知,启动这个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接到通知后我们迅速赶到宾馆,与宾馆工作人员对接,指导工作人员对宾馆进行了重新设置,分离出工作人员通道和集中医学观察人员通道,对工作人员所在的七楼和八楼的电梯口进行封闭,对步行楼梯实行封闭,楼道口安装门禁卡,观察人员从里面无法通过楼梯上下楼。同时,对宾馆走廊地面实行硬覆盖,方便消毒。对每个房间进行更换备品,配备基本生活用品。这些工作在2小时内就完成了。”

  刘长晟称,驻守在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的工作人员主要有四个工作组,分别是疾控组、医疗组、消毒组和公安组,实行24小时工作制。隔离医学观察人员每天需要测两次体温,在群里上报。“消毒组会对宾馆环境进行随时消毒,每天至少消毒三次。观察人员产生的垃圾分为医疗垃圾和生活垃圾,医疗垃圾每天有专门医疗垃圾回收公司进行回收。”

  微信群私聊让他们顺利度过观察期

  将隔离医学观察人员安排入住后,疾控组需要随时与他们进行沟通,获取相关信息,比如核实他们的身份信息,询问他们的密切接触者及旅行史等。“我们给81名隔离医学观察人员和工作人员建立了微信群。随时回答他们的各类问题。”刘长晟称,群里最开始大家问得最多的问题就是“隔离时间从哪天开始算?”“我居家隔离了几天算不算?”……刘长晟和疾控组的工作人员们耐心细致地讲解防控措施,“有的问题得讲解几十次甚至上百次。有不少人员觉得在群里说话不方便,就加了微信私聊。我们对每个人的每条信息都认真回复。”

  有一位“准爸爸”跟刘长晟说,爱人6月份预产期,他不能陪伴左右,情绪很不好。“除了安抚‘准爸爸’的情绪,我们跟他所在的社区进行沟通,一旦做产检或者有需要帮忙的地方请社区工作人员协助。这样的安排总算让小伙安心多了。”

  刘长晟给记者看一些隔离医学观察人员的要求,有的要吸烟,有的要点外卖,“对于这样的要求,我们会清楚地告诉他们‘为了您的健康和安全,这样的要求无法满足,请您谅解’。”

  小男孩的深鞠躬让工作人员感动

  自5月12日至今,刘长晟一直住在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没有回过家,24小时陪伴着隔离医学观察人员,随时帮他们解决问题,只为了让每个人都能顺利度过观察期,平安健康地回家。“自疫情发生以来,我转战流调组、隔离人员管理组、实验室样品接收组,哪里需要我,我就在哪里!”

  与刘长晟同组的工作人员于文博,是市疾控中心结核病科的副科长。从大年初二至今,他参与防疫工作一天都没停过,最忙的时候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他说:“虽然很累,但工作中还是能感受到很多正能量。他说,不久前有一个小男孩跟母亲一起结束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准备回家,临走的时候对着工作人员深深鞠了一躬,说感谢工作人员的照顾,还送了一幅他亲手画的画,“上面有疾控组、医疗组、公安组等等工作人员的形象,让我们特别感动。”于文博的妻子是辽宁省肿瘤医院的一名医生,两口子这几个月都忙得顾不上照顾孩子,“家里的事情只能托付给老人。女儿上初二,也只能学着自己照顾自己,也让我们夫妻俩挺欣慰的。”于文博说,“防疫期间工作量确实很大,有时候真的感觉很累,但这是工作,我们责无旁贷。”

  沈阳日报、沈报全媒体记者樊华、宋宇

编辑:test1